蔚来手机换帅原负责人尹水军离职 副总裁白剑接手

任晟数码电器网

“现在我来接手机,水军前面开局打得这么好,心情就一个‘字’:鸭梨山大。”1月6日下午,针对“蔚来手机负责人尹水军将离职”的传闻,蔚来汽车硬件副总裁白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。

1月5日,有消息称蔚来手机负责人尹水军将离职,手机相关业务由蔚来硬件负责人白剑兼任。

时代周报记者随后向接近蔚来人士求证,得知尹水军已经离职。

1月7日,尹水军回应称:“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蔚来手机的支持!蔚来会继续做手机,在白博的带领下做得更好!”

蔚来在2022年开始下场做手机,去年9月推出首款手机NIO Phone,售价叫板苹果、华为等高端机。

白剑表示,接下来蔚来手机有两个重要发展方向:一是手机和车的结合会更紧密,“座舱和娱乐媒体相关(非安全)的部分会越来越卷,性能和迭代会越来越手机化”;二是蔚来手机的影像能力,他表示团队现有手机影像基础“非常好”,同时蔚来具备自研ISP能力,“这些都在我负责的领域,进一步拉通后会有什么‘化学反应’,我很有信心,很是期待”。

将发力车手互联、影像

蔚来最早传出有意进军手机业的消息,就是始于尹水军的加盟。

2022年2月,媒体报道称蔚来挖来原美图手机总裁尹水军,坐镇手机业务。彼时,蔚来的手机项目正处于最开始的调研阶段,正进行相关业务人员的招聘。

尹水军见证并参与了蔚来手机的研发和落地。他加入蔚来的第二年,2023年9月,蔚来首款手机NIO Phone就在NIO IN 2023蔚来创新科技日上面世。

在去年蔚来科技日上,尹水军谈到,蔚来手机要做到技术创新有一定难度,即使是苹果手机,所做出的创新更多也集中在软件而非硬件上。但手机和新能源汽车的结合是一个巨大的创新机会。他称蔚来手机的第一款产品还算“过意得去”“完成任务”,未来希望能够在行业内位列体验或创新的第一梯队。

NIO Phone上市即启售,性能版售价6499元、旗舰版售价6899元、EPedition售价7499元。价格与当时高端机的“顶流”——售价6999元起的华为Mate60pro、5999元起的苹果15几乎一致。

从硬件配置来看,蔚来手机与旗舰级手机无异,内置高通骁龙8Gen2芯片、最高16G+1T存储、潜望长焦、5200mAh电池。从功能定位来看,正如蔚来CEO李斌所言,这是一款“为车设计的手机”。

例如,NIO Phone配备了UWB超带宽技术,可以精准识别手机和车辆的距离,并同时进行多台车管理。在无电关机情况下,48小时内依然可以通过NFC解锁车辆。NIO Phone还设计了一个车控键,实现启动车辆、车辆召唤、遥控泊车、守卫模式等数十项功能的一键直达。这些功能在蔚来APP上同样可以实现,只不过使用NIO Phone速度更快,且解锁、车辆召唤等功能可以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完成。

“(尹)水军刚来蔚来时候,手机是在智能硬件的范围内。我是看着他把团队一边打仗一边一步步建起来。到现在形成一个有战斗力,成建制的团队。”白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。

新接手的白剑同样有着“造手机”的背景。在加入蔚来之前,白剑曾任OPPO研究院硬件研究中心前总监、小米芯片和前瞻研究部门前总经理。2020年11月,白剑加入蔚来,负责蔚来智能硬件团队。

所以尹水军的离职,并不意味着蔚来手机业务的终止,从招聘信息目前蔚来与手机相关的岗位仍处于开放状态。也有蔚来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,蔚来手机至少出三代。

从目前来看白剑的级别是蔚来副总裁,而尹水军是原蔚来助理副总裁、手机部负责人。所以从级别的高低可以看到,蔚来手机业务管理职级更高了。

白剑对未来表达出满满信心:“现在第一代手机已经量产了,已经成功逆袭,成为我的主用机。”未来,他将在车手互联、手机影像等方面发力。

蔚来做减

对于尹水军的离职,外界不少猜测是手机业务的不达预期。虽然到目前为止蔚来没有对外披露过手机的销量。

事实上,蔚来手机从筹备到推出,一直饱受外界争议。一方面,不少用户认为NIO Phone售价高昂、作为“超级车钥匙”的功能稍显“鸡肋”。

在蔚来,手机是作为车的“配件”出生,但对大多数用户来说,手机个人依赖优先级高于汽车。

连李斌在去年12月的媒体日上也谈到,蔚来手机很好用,“很省电,流畅,没有广告”,但由于自己主要是用微信,而“换手机要倒很多东西,很头疼”,所以目前还是用 iPhone 多一些。

另一方面,我国智能手机市场目前已经进入饱和状态,NIO Phone售价在高端手机(600美元以上)之列,根据IDC的数据,2023年上半年中国高端手机市场品牌份额排行榜,苹果市场份额为67.0%,排名第一,华为市场份额为15.6%,排名第二,往后依次为OPPO、小米、荣耀和vivo,其他厂商的份额仅为3.3%,留给蔚来的空间并不大。

同时,蔚来在资金上的压力也难以承担在主业之外的大幅投入。蔚来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第三季度公司的净亏损为45.67亿元,同比扩大10.8%,环比下降24.8%。而在去年前三个季度,蔚来已经累计亏损近154亿元。虽亏损有收窄之势,现金流仍然相对紧张。而蔚来除造车、手机外,还支撑着电池、芯片、换电等众多的“烧钱”业务。

此前,李斌曾不只一次对外强调,蔚来的核心还是车,做手机并非蔚来赚钱渠道,而是用于提高用户使用蔚来汽车的体验。

所以此次尹水军离职,市场也怀疑跟最近蔚来“做减法”有关。

去年11月上旬,李斌发布内部信称,蔚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但要想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,必须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,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。

当时,内部信表示将减少10%的岗位,还表示将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与岗位,取消低效岗位,具体调整会在11月进行。当时有消息称,调整可能针对电池、手机等业务线。

更重要的是,当时李斌就提到推迟和削减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。而很明显,当下对蔚来来说,最重要的还是——车,而非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