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家光伏巨头陷入囚徒困境一边冲刺扩产一边股价腰斩

今年以来,光伏龙头企业天合光能股价已跌逾四成,总市值跌至千亿元下方,而刚出现止跌,又迎来巨量解禁。天合光能本周解禁超310亿元,解禁8.451亿股(实际值),占总股本比例38.88%,除去因股权质押、高管禁售等原因无法出售的部分,实际可以在市场出售为5.814亿股,占总股本比例26.75%。

能否顶住解禁压力,稳住股价,是投资者最关心的。而和解禁公告几乎同时发布的,还有天合光能拟回购股份的进展,天合光能计划回购3亿-6亿元股份,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。虽然回购目前还未真正实施,但似有给市场吃定心丸之意。在多个因素综合影响下,目前天合光能股价没有大跌,但仍在震荡下行区间。

光伏概念股似乎失去了之前被资本市场狂热追捧的光环,呈现出叫好不叫座的态势。今年一季度A场光伏板块54家上市公司当中,有43家实现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,占比近八成。天合光能的成绩单也不错。2023年一季报显示,天合光能主营收入213.19亿元,同比上升39.59%,归母净利润17.68亿元,同比上升225.43%;扣非净利润17.3亿元,同比上升252.36%;负债率70.96%,投资收益9.74亿元,财务费用1.62亿元,毛利率17.95%.

虽然业绩不错,但今年以来光伏概念股跌跌不休。比如,迈为股份最大跌幅50.65%,锦浪科技最大跌幅49.6%,福斯特最大跌幅47.8%,固德威最大跌幅46.8%,隆基绿能最大跌幅44.2%。

光伏类股票价格一路下探,是超跌,还是回归?

叫好不叫座?

这次解禁前,就有分析称,天合光能或将迎来“至暗时刻”。但从目前情况看,并没有股价大幅跳水。

这种说法不是空穴来风,之前曾有过前车之鉴。今年5月27日,天合光能发布减持公告,称股东兴银资本拟减持不超过上市公司5.23%股份,公告后首个交易日,天合光能股价大跌16.34%,单日市值蒸发超百亿。

事实上,目前机构对天合光能的评价还是相对积极的。其判断的主要原因是,一体化产能建设使单瓦净利有望增厚。2023年天合将新增50GW的拉晶和硅片产能,硅片利润将成为增量,预计2023年毛利率净利率都会呈上升趋势,当前硅片环节有望截留硅料价格下降带来的利润。

在硅料价格高涨的时期,天合光能的电池及组件环节的单瓦净利在业内保持了竞争力。“天合一季度单瓦盈利在0.17元,晶澳单瓦盈利0.22元,但天合缺乏硅片环节,如果算上今年会补齐的硅片,那么单瓦盈利就可以逼近甚至超过晶澳,在一体化组件厂里面算是盈利能力非常强的。”分析人士表示,随着天合今年开始布局硅片,明年的盈利弹性会更大。

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发布数据显示,本周硅料市场继续扩大跌幅,基本跌至成本线附近,部分企业已经亏损停产。随着硅料价格下行,一体化组件企业的利润有望修复。过去几年,由于硅料价格居高不下,下游利润被压缩。

海通国际认为,随着硅料降价,天合光能单瓦盈利有望持续改善,因此,2023年给予其20倍PE,对应目标价70元,首次覆盖给予“优于大市”评级。

除了分布式业务、跟踪支架业务之外,天合光能的储能业务也关注度较高。公司合资10GWh电芯生产线及2GWh模组生产线正逐步建设达产,到2023年底有16GW电芯产能建成,2022年储能出货量突破2GWh。

“天合是五大组件厂里唯一一家自产储能电池的公司,而且量还比较大,今年年底产能达到16GWH,明年大储放量,会是一块比较大的增长业务。”一位天合光能投资者认为,天合在储能方面有一定的优势,大储都是提前一年下单,有厂商已宣布明年储能是3倍以上增长,天合储能今年的交付量在3-4GWh,如果也是这个增幅的话,明年交付可以达到10GWh以上。

上述人士选择了抄底,还有个理由是,天合光能是目前一体化组件上市公司里市值最低的。由于股东减持,天合光能经历了股价大跌,甚至最低到了700多亿的市值,其他一体化组件厂都是1200亿以上的市值。

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这可能也是天合光能此次解禁后没有股价大跌的原因之一,“没有太大的继续向下的压力,也是比较到底了。”

超跌还是回归?

“主要是产能过剩,这几年有多少公司上市,有多少公司发了定增可转债,融了钱肯定就是扩产,今年投的量也比较大,后面竞争会加剧。”一位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目前光伏股票价格的低迷,主要还是行业自己的周期所致。

光伏行业正在呈现出一种“灵肉分离”的景象:在股票跳水的同时,头部企业几乎全部在开足马力扩产。

5月,晶科能源宣布投资560亿元扩产;6月,隆基绿能125亿元扩产,通威股份105亿元扩产,晶澳科技60亿元扩产,最少的天合光能也有50亿元扩产。今年以来,光伏行业扩产规模已约千亿。甚至地方政府也参与到这场产能扩张大战中来。

这个行业在用什么速度扩张?用一位光伏大佬的话说,“过去18年建设了大概380GW的全产业链,近期18个月建了超过380GW的全产业链。”

大佬们其实心知肚明。“(产能过剩)可能是下个月,可能是下个季度,也可能是下半年。甚至当然也有可能是到明年才会发生,但越发生得晚,可能下一轮过剩的程度就会越强。” 隆基绿能创始人、总裁李振国预测,今后两三年会有超过一半的企业被淘汰出局。

“这就是囚徒困境,知道搞了之后是产能过剩,但你不搞别人就搞,那怎么办?人家规模就比你大了。”行业分析人士这样说。

而为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,近几年来,新能源产业吸引了很多跨界玩家,比如,多家房地产企业、家电企业、机械企业都投资入局光伏。如果不能“高筑墙、广积粮”,这些淘金客的前途可能更加莫测。

上述人士认为,如果行业出现问题的话,这些新玩家会比较惨,头部企业还好,账上现金多,一时半会也不会有太大问题。

对于光伏股价的走势,分析人士认为,这段时间受产能过剩预期的影响,确实估值压缩比较明显。“从基本面来看,确实估值被压得很低,应该算超跌了,就看后面业绩,但不会像以前弹性那么大,还需要基本面有大的变化。”

该人士认为,目前的股价低迷,说明行业大战可能还没有真正打响,但资本市场已经提前反应了。

“如果没有电网容纳,包括储能和其他所有东西的支撑,很快需求就进不去了,现在的限光还比较低,再干三年,再进去800座风光电,估计就不是这个数了。”天合光能董事长兼总经理高纪凡在近期的一次对话中说,“光伏要成为未来的主流能源,核心还是要构建生态,现在都是各自为战”。